行業新聞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- 新聞中心 - 行業新聞
打開生物質能巨大發展空間
時間: 2019-11-12   瀏覽:462   【加入收藏】  【字體:

 

  近日,國家發改委修訂發布了 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)》(以下簡稱《目錄》),將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。值得關注的是,其中有數項生物質相關產業列入鼓勵類目錄,涉及生物天然氣、生物質能清潔供熱、燃煤耦合生物質發電、非糧生物質燃料,以及相關技術開發與設備制造等多個領域。

  該《目錄》的發布無疑給生物質能行業打了一針“強心劑”。相較于風電、光伏等,生物質能發展一直是“不溫不火”,如何才能增添發展動力,突破困局?近日,在2019全球生物質能創新發展高峰論壇上,業內人士對頂層設計的引領、規劃寄予厚望。中國工程院院士倪維斗表示,“要給生物質一個明確的名分,有明確的頂層設計和規劃,讓更多的投資者有信心。”

明確定位

  向非電領域拓展,把改善環境、助力農村振興和碳減排功能作為發力點,已成為國內外專家對行業未來的共識。

  在國務院原參事,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原局長徐錠明看來,生物質能是替代能源的重要組成部分,更是中國未來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要生力軍。

  據了解,生物質能源種類繁多,具有總量大、分布廣、可循環再生等特征,其化學態能源可轉化為固、氣、液態產品,是化石能源的最佳替代品。我國生物質資源豐富,可供開發的生物質能源量達8.37億噸標準煤,相當于2018年能源消費總量的20%左右。

  伴隨可再生能源利用率顯著提升,我國生物質能發電裝機規模快速增加,截至2018年年底,已經實現全球第一;2019年前三季度全國新增裝機335萬千瓦,累計裝機達到2116萬千瓦,同比增長15.4%。

  然而,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生物質發電僅占全國發電總裝機容量的0.94%,與高速前行的風電、光伏發電相比,顯得不溫不火,動力不足。

  “原材料供應保障、相關財稅補貼政策問題,影響了生物質能發電的財務狀況。部分地區要求生物質電廠施行超低排放,企業經營成本增幅較大,商業化運營難度進一步加大。”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心副主任任東明分析說。

  此外,我國當前電力供需形勢出現新變化,可再生能源消納也面臨較大壓力。任東明認為,生物質能產業發展應調整方向,尋找新模式,形成新動力。“需要新建和現有生物質發電逐漸向熱電聯產方向調整,適應清潔供熱的要求。”

  在倪維斗看來,生物質能產業在我國雖歷經多年耕耘,仍未能充分發展,主要原因在于缺少“名分”。他建議,應重視生物質能的多元價值,與“三農”建設結合,形成良性循環。

  對此,中國農業大學教授程序持相同意見,“定位不準確導致生物質能發展不盡如人意。如果只重視能源功能,潛在價值和重要的戰略定位必然被埋沒。”

  生物質能不只是能源,在“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”“藍天保衛戰”以及“鄉村振興”戰略的實施中,生物質能利用是關鍵一環。

  “用生物質替代煤,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方向。”倪維斗介紹說,“現在糧食烘干都用煤,還有大量需要蒸汽的工業項目,都可以用生物質能來完成。”

  “重塑能源體系是全球挑戰,中國在這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。擴大生物質能部署,可以提升能源供給安全,抵銷部分石油進口,同時也可以解決‘三農’問題和空氣污染問題。”國際能源署(IEA)可再生能源部主任Paolo Frankl表示。

迎接機遇

  產業崛起也給生物質能行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。

  IEA統計數據顯示,目前全球可生產沼氣的原料僅開發了6%,由于與天然氣價格之間存在較大成本差異,亞洲將成為生物沼氣的重要增長市場。

  生物質能產業促進會會長陳小平認為,生物石油、天然氣的開發利用將是未來生物質能清潔利用的方向和途徑,既是我國實現城鄉生態環境保護,也是解決能源匱乏的關鍵戰略。

  “探索生物質天然氣產業化發展路徑要從高起點規劃、高水平推動、高標準建設、高品質發展做起。要讓它與市場緊密結合,要集約化、規模化、專業化。”陳小平進一步介紹說,規模化的生物燃氣基地以農作物秸稈、種養殖廢棄物、禽畜糞便、城鄉廚余等有機垃圾作為原料,可建立日產1萬立方米~3萬立方米天然氣生產轉化基地,接納周邊中型分布式沼氣集中轉化為生物天然氣。

  對生物天然氣情有獨鐘的歐洲,也開始謀劃下一步發展目標——生物甲烷。特別是在天然氣大國荷蘭,生物甲醇被視為填補天然氣缺口的重要支持。“今后20年,我們計劃通過節能以及利用綠色氣體生物甲烷達到用能目標。目前我們只有10萬立方米綠色氣體,以后要達到500萬立方米。”荷蘭企業局生物質能源高級專家Kees Kwant介紹說。

  據Landwarme GmbH公司可持續發展和政治部主管John Cosmo Dwelle分析,歐洲可持續生物甲烷的潛力約為1000TWh,通過“綠證”機制,生物天然氣、生物甲烷將有望在能源體系中扮演核心角色“。每噸碳價在785元~1180元,就可以讓生物甲烷的價格接近天然氣的水平。”

清潔供暖

  供熱被視為可再生能源的下一個前沿,同樣為生物質能打開了巨大發展空間。“生物能源僅是可再生發電投資組合的選項之一。”IEA高級專家 Pharoah Le Feuvre十分看好生物質能在供熱領域的應用前景,“供熱在2018年占能源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0%。但是,其在可再生能源中的份額僅為10%,需要更廣泛的政策支持以加速可再生能源的使用。”

  近年來,農村無煤化供暖正在興起,截止到2018年年底,北方地區生物質能供暖面積增長至1.2億平方米。生物質燃料供熱作為生物質供暖的重要方式,在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東和中東部地區得到了快速發展。

  “從2010年300萬噸,提高到了2018年的1600萬噸,年均增長率達到23%。”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副總工程師謝宏文表示,“‘十四五’期間希望推動生物質熱電聯產、生物質鍋爐集中供熱、開展戶用清潔爐具供暖模式的試點和推廣等,把生物質供暖的多元化作為推動生物質能產業發展的新動力。”

  然而,產業聚集和商業化程度不高、尚未形成規模化發展模式等因素,妨礙了生物質供暖的推廣應用。怎樣才能發揮優勢,讓生物質能成為農村清潔供暖的深度參與者?清華大學教授楊旭東認為,生物質、太陽能和空氣源熱泵“三駕馬車”,將承擔農村清潔取暖的重任。“生物質在農村取暖要占一席之地,首先顆粒燃料要降低價格、方便獲取,其次生物質爐具要更加高效、清潔化和便捷化,讓老百姓喜歡用、愿意用。”

分享到:
上一篇:生物質能市場潛力巨大 2020年預計超千億利潤
下一篇:生物質沼氣峰時發電產業發展模式探討
久久国产自偷拍美女_偷拍在线亚洲国产-自拍区偷拍亚洲视频